FC2ブログ
我 ◆♦♦

落英

Author:落英

强迫、偏执、抑郁、人际敏感

上升双子太阳双鱼的AB型腐女

袁哲段晨衍伸命

其他萌的太多太多

男人女人儿子闺女数不过来 跪

激萌腹攻女王受

天然呆最高

。。。

。。。

更 ◆♦♦
类 ◆♦♦
回 ◆♦♦
友 ◆♦♦
水 ◆♦♦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.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依赖 续

Sun.17.05.2009 0 comments
依赖 2


李特习惯性的下了节目一句话也不说,戴着耳机不知道猫到哪里去。经常赫在前一秒种还能看到李特在KTR上抽风抽的天南地北,下一秒节目完毕人就消失了。赫在经常说李特哪是人类啊,根本是猫科动物,来无影去无踪的。

东海一直不知道李特的忧郁症倾向,直到第一次上KTR。那次上KTR的还有很多其他成员,电台节目基本上穿着都很随意,即使可以在线观看,也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。大概是人很多,你一言我一语的,七嘴八舌加上偶尔爆爆小料,节目很快就结束了。李特收拾完毕,看了看手表,招呼着大家回宿舍。刚下了保姆车李特又不见了,赫在念叨着,又这样,见天的消失消失,真不知道哥怎么想的。东海听到赫在念叨左右张望了下确实不见李特,随便跟赫在说了句什么就跑了。赫在也懒得管他随他去了,心里知道他去干吗,只是轻微的叹了口气。

东海沿着走廊一直找,长长的走廊只剩几盏灯暗暗的亮着,显得异常诡异,教室里空空荡荡的。东海找不到李特,估摸着他是不是去了天台,转念想应该还是猫在哪个教室的角落了吧。于是继续找着,突然看到前面忽明忽暗的星星点点,跑过去发现真的是李特。暗里只余李特一席白色,月光照着他的全身,晕开了一圈,倒是有点不真实。东海愣了半秒,心道真是巨蟹座的,抽风。李特听到声响抬头看他,即使暗中也能看到他明亮的双眼,笑说,怎么找到这里来了。正所谓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没想到公子你也是么。东海嘿嘿的笑着靠着他蹲坐下来,抢过他的烟放在自己嘴里吸了一口,大概吸得太急,呛得直咳嗽。李特哈哈大笑着去拍东海的背,你丫真是....明明就不会抽干嘛要抽。东海缓过劲来把烟甩给他,切,小爷什么不会。

东海啊东海,你这样会让我太过于依赖你的,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我这么依赖呢。李特自嘲,明明就是比自己小的人,还一副倔强的表情,真是欠揍。李特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碾灭,两个大男人半夜不睡觉猫这地方发呆,感觉还真有点别扭。李特起身要走,东海一把拉过他的手,哥,你真的有忧郁症么。李特愣了,丫跑过来就为了说这句话?李特无力的蹲下,胡乱抓了抓自己引以为傲的头发。东海啊,你真是少女情怀,星座那一套你也信?李特几乎是轻蔑的笑着说出。东海一把拉过李特,哥,哥......两个人就那样跪着相拥,仿佛这世间只剩彼此。只是李特不知道东海分明看到他哭过的眼睛残留着泪水,要不漆马虎的谁的眼睛能反光成那样,又不是狼。

等东海放开李特的时候,李特明显已经平复了心情。东海啊东海,幸好我不是女的,你说说你这么好,哪个女孩不动心。东海哈哈大笑,那是当然了,我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,哪个妞跟了我那可是三生有幸,上辈子修来的福啊。李特瞟了他一眼,就知道贫,给你阳光还灿烂了。



那次以后,东海偶尔看到丫大半夜的不睡觉更新cy,就恨不得把丫直接打昏算了。早上叫李特起床才最让东海气结,几乎全部成员都起了就剩李特还艰难的和枕头作斗争,还编着天方夜谭的理由想翘掉练习。东海直接掀开李特的被子,拿着灌满冰块的袋子扔到李特怀里,接下来就很满意的听到嗷的一声。于是李特和东海满屋子的追逐打闹。希听到动静晃过来,看到一屋子的弟弟看着那两个人枕头大战,头上立马线三条。真是大的那个为老不尊,小的那个......就知道跟着胡闹。不过光看着不像希的性格,于是他操起一个枕头也加入了枕头大战......

正所谓人以类聚......


关于李特的忧郁症倾向,东海最后分析了下,基本上是水向星座的统一毛病。不用太过于在意,顺其自然就好。



依赖3


出道快大半年了,人气也慢慢的累计起来了。虽然不能达到顶尖但是大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努力终会有收获。作为韩国本土偶像,尤其是男偶像都不能免俗的有所谓的CP来迎合当下的消费群。

东海对此嗤之以鼻,及其不屑,每次看到李特和强仁在电台上扮演着你侬我侬,卿卿我我,更是不屑。真搞不懂这年头的小女生怎么都喜欢这个东西,希哥,你说对不。希没搭理他,继续看着综艺节目笑的很没形象。过了很久,东海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纠结着CP问题,才缓缓听到希的一句话,东海,依赖是会上瘾的。啊?啊啊?待东海反应过来的时候,希已经撤了,只剩自己傻傻的琢磨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什么叫上瘾啊啊啊啊啊啊,哥...T________T|||

自那以后每次看到强特在一起黏糊,东海总不由自主的晃过去,挂在李特身上,整个无脊椎动物。有时候赫在也傻呵呵的跟着一起挂在李特身上,李特瞬间变成幼稚园阿姨。东海的那点小心思强仁一眼就能看出来,也不恼,不过做出更过分的事情逗他。

一个彻底全天户外性质的节目,让几个成员住到别墅里和几个孩子一起做节目。节目是事先安排好的,但是真正住到外面,处处安装着摄像机还真是不爽,根本是监视。作为艺人的职业道,这些不满很快被替代,大家还是兴高采烈的参与到节目中。

某个外景拍摄,大家一起下地种菜,天气很热,李特的头发有段时间没有剪了,长长的留海滑了下来。强仁顺手帮他把留海拂到了耳后,动作轻柔又自然,李特愣了下,随即低下头继续干活,虽然表面依然风平浪静,但是耳朵红的离谱了点。强仁倒是大大方方觉得理所应当,不过心里窃喜的很夸张。东海大老远的就看到强特两个人跟老夫老妻似的,一个阳刚十足,一个根本就是小媳妇,怒的满地打转。赫在傻傻的看着他,顺着他的眼光看到强特,明白了,也懒得安慰[?]东海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。

吃饭的时候,那真是剑拔弩张,东海恨不得把盘子都推到李特的碗里。强仁笑着布着菜,方方面面,周周道道,大家风范一览无遗。赫在踢了踢东海,东海怒,反踩了一脚赫在。李特纳闷的看着赫在呲牙咧嘴,强仁心里笑得灰常夸张,表面还得憋着当没事,面目表情那是一个相当的精彩。一顿饭吃的心怀鬼胎。

入夜了,摄像机也是睁眼瞎,东海溜出去,呆坐在草坪上,纯呆滞,完全没有任何心思,只是发呆。所以没有注意到赫在的接近。等赫在出声的时候,还结实的吓了一跳。赫在说,我和哥认识很久了,那会儿还小,天天的和俊秀粘着他,怎么胡闹都任由着我们,哥宠着我们,我们更加肆无忌惮,总想着哥给我们撑腰呢。后来俊秀进了公司,开始了练习生的生活,我想和俊秀一起,也进了公司,幸好还都顺利。有时候想到这里觉得我们那会真是残忍呢,都只看到我们前面的,都忘了我们身后的,都忘了正洙哥......赫在说到这里的时候,东海能想象正洙哥笑容满满的帮着俊秀赫在收拾东西,肯定还会开玩笑的说着,以后当了明星可不要忘了自己,我可以耀耀。只是又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正洙哥会在哪里想着什么......

赫在静静的继续说着,连夜也柔和了起来。俊秀很得公司宠爱,准备出道的,没想到变声期耽误了下来。那段时间俊秀瘦的很厉害,我也帮不上忙,只能干着急,偷偷打了电话给正洙哥。没想到过了些日子正洙哥居然也来公司了,我可高兴了,因为我们三个人又可以一起了。正洙哥刚来的时候很辛苦,在练习生里也不是特别的突出,常常的一个人练习到半夜。我从来就不知道哥想当明星,或者说我们都是被他人影响的,我是因为俊秀,但是我不后悔,因为来到这里我知道了我更爱舞蹈,我想出道。哥从来没说过想当明星,虽然哥长的很帅,也有星探来邀约,但是也没见他下决定。因为我那个电话他就来了,那么义无反顾,那么决绝。


他来了之后经常拉着我和俊秀出去玩,那时候被老师抓到,正洙哥总是一个人承担责骂。俊秀也开始恢复了活力,更加勤奋的练习,我也不甘示弱,我们扬言要一起出道的。呵呵,那时候真是年少轻狂,不知道我们不过是那么弱小,根本做不了什么,只有更加的努力和等待。俊秀最先出道了,我们一起出去喝酒庆祝他的出道,那大概是我们第一次喝酒,喝的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正洙哥怎么把我们弄回去的。也许是知道我们的高兴吧,老师对于晚归也没说什么。


只是后来又剩我和正洙哥了,大概是老天觉得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太快乐了吧,所以让我们这样的看着身旁的人离开。赫在说的有些哽咽,东海拍了拍他的肩膀,赫在稍稍平复了下继续说。一直在看着周围的人进来,离开,放弃,出道,压力是不言而喻的。但是庆幸的是我们都坚持了下来,尽管时间很长,过程很苦,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,我们还在一起。东海你懂么,我真的很高兴,因为我们还在一起,真好。东海使劲的点点头,知道,我知道。
后来你也来了,晟敏哥也来了,还有好多好多人。记得正洙哥第一次和希哥见面的时候那场面真是火爆,现在看来反而觉得好笑,两个人莫名其妙的那么投机,真是物以类聚,都是怪人。还有英云哥,第一次听正洙哥说起的时候还想象不到是什么样子的人呢,没想到居然那么强壮,那么圆滑聪明有交际手腕的一个人。

赫在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什么,猛的站起来,东海吓了一跳问他抽什么风。赫在愣了半秒又坐了下来,神秘兮兮的在东海耳边悄悄说,我总感觉英云哥对正洙哥哪里不对,就是感觉别扭,但是又说不出来。东海切了一声,不屑,是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来,都跟你似的。想到这里,东海又嗷的一声,这次赫在被吓到了,你发什么神经,大半夜的嚎啥。东海抱着头蹲着,完了完了,特哥和那牛睡一床上,万一被那牛强上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!赫在无语。


隔天两个人顶着两眼圈的上节目,还被李特调笑说小两口大半夜的闹猫呢不睡觉,瞧这眼圈的。被东海白眼。不过他们都不知道那天晚上还有一个人没有睡好,强仁君。

本来么,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没有什么,但是,但是!强仁一想到白天李特温顺的任由自己拂着他的留海,红彤彤的耳朵被阳光照着,更显得李特白皙的脖颈,就茫然了,呆滞了,慌乱了,真像书里写的小鹿乱撞。于是翻转反复就是睡不着,尤其是脑海里想的那个人还就在眼前,简直是近在咫尺,触手可及,连呼吸都听得如此清楚。夜很,但是适应了暗的眼睛轻易能透过月光看到那个人,安静的呼吸,轻柔的像猫。强仁呆了,只是静静的看着李特的睡颜,其实没啥好看的,但是在有心人的眼里那奏是一副美好的风景啊,静谧的美好。

强仁静静的看着,不由自主的轻轻靠了过去,手也情不自禁的抚上眼前的人,沿着额头,鼻梁,直至嘴唇。李特的嘴唇不算厚,薄薄的两片,笑起来才是真的好看。于是唇贴着唇,蜻蜓点水一般,强仁没想到男人的嘴唇也可以如此柔软,和女人的不同。女人的嘴唇上总有着粘腻的唇彩,男人则不同,干净的,清爽的像春天的气息。强仁依恋的轻轻吻了又吻,只是不敢深入,一如蜻蜓点水。


强仁这边还忘我的深情,那边东海和赫在隔着一道缝看到这里,东海已经怒发冲冠要准备踢开大门直接把强仁踢下床,解救未知少女...额,少男。赫在大叫不妙,直接拉了东海掩了门,逃也似的飞奔到自己的房间。两个人呆坐着,赫在完全被吓到了,完全没想到强特中间那种别扭竟然是这样,居然是这样!东海则是一脸愤怒,强仁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了吧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。嗷,愤愤的抓头,不行我得去制止。赫在猛的按到在地,不能去!你怎么说,难道要他们两个人尴尬么。东海懊恼啊愤恨啊,于是一夜未眠。


之后的节目又来了几个成员,于是大家和孩子一起睡觉休息,和乐融融。东海有了当哥哥的感觉,很是兴致满满,成天的活力十足。晚上因为有孩子和强特一起睡觉倒也不用担心,东海很满意的睡自己的觉,心想我可不要神经衰弱。同样安心的也有强仁,终于可以转移注意力了,T。T 要不见天的偷偷摸摸,万一狼子野心爆发了,我会被讨厌的。强仁完全没有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,恩,这个万一被动方不愿意,实属于犯罪......



TBC......

这文还真是散的可以||||

« 草稿堆砌的人生||| - Home - 依赖 »

- comments
0 comments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- trackbacks
0 trackbacks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topTop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